您的位置: 首 页   >   师资团队   >   永远的怀念   >   正文

王世杰

日期: 2019-09-26      阅读:



▲王世杰先生

    王世杰(1891.3—1981.4),字雪艇,湖北崇阳人。民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、教育家。先后获英国伦敦大学政治经济学学士、法国巴黎大学法学博士。曾任教于北京大学,与胡适等创办《现代评论》周刊。历任国民政府法制局局长,湖北省政府委员兼教育厅长,国立武汉大学校长,教育部长,外交部长等职。赴台湾后,曾任“总统府”秘书长“中央研究院”院长等。


“东湖长”王世杰

肖 波

    王世杰一生涉猎政治、教育、文化、艺术和法学等多种学科,历任民国时期的大学校长、教育部长、宣传部长、外交部长,台湾“总统府”秘书长和“中央研究院”院长等职,但他留下遗嘱,死后墓碑上只镌刻“前国立武汉大学校长王雪艇先生之墓”。作为国立武汉大学首任校长,王世杰虽然在武汉大学任职仅4年时间,但他的一生与武汉大学紧密相连,难舍难分。

▲王世杰先生(右)与继任校长王星拱先生在珞珈山上的合影

 

01

❖知行合一的法学家❖

    王世杰是法学专家,1917年获英国伦敦大学政治经济学学士,1920年获法国巴黎大学法学博士。1920年冬,王世杰受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之聘回国,任北大法学教授,后任法律系主任。其间,王世杰以渊博的法学知识和鲜明的教学风格,深得同事和学生欢迎。他还积极参加法学实践,1922年,与李大钊等人组织发起民权大同盟;次年,与周鲠生、王星拱、石瑛等人一起发起组建《现代评论》社,《现代评论》大力宣扬民主科学思想、针砭时弊、倡导新政,为当时最有影响的刊物之一。1927年,王世杰被任命为国民政府首任立法委员,同时担任法制局长,兼任海口国际仲裁所裁判官,其任期中国民政府颁布的众多法规,如当时谓之为“六法”的民法、刑法、民事诉讼法和物权、债编、亲属继承法等,均是王世杰邀集专家学者草拟、修订而成。

▲1933年武汉大学第二届毕业纪念册上的王世杰先生照片

    在国立武汉大学工作期间,虽然行政事务繁忙,王世杰仍然坚持学术研究,主要集中在法学领域。他发表了若干篇论文,比如:《法律与命令》(《国立武汉大学社会科学季刊》第1卷第2号,1930年6月)、《职业代表主义与经济立法》(《国立武汉大学社会科学季刊》第1卷第4号,1930年10月》;出版了相关著作,比如:《比较宪法》(上海:商务印书馆1927年初版,后多次增版)、《现代政治思潮》(萨孟武著,王世杰校,上海:商务印书馆,1929年版)、《刑法详解》(王世杰、王宠惠编,南京法制局印行,1931年版)、《移民问题》(张梁任、王世杰著,上海:商务印书馆,1933年版)。

    王世杰重视学术研究,推动创办学术期刊,他认为:“学术期刊可以看作一国文化的质量测验器。”1930年3月,《国立武汉大学社会科学季刊》《国立武汉大学文史哲季刊》《国立武汉大学理科季刊》同时创刊,王世杰亲撰《创刊弁言》,指出:“同人之意,颇冀诸刊出版以后,不但本校同人能利用其篇幅以为相互讲学之资,即校外学者亦不惜以其学术文字,惠此诸刊,使成为全学术界之公共刊物。”武汉大学的系列学术期刊创办较早,思想开明,在学界产生了积极影响。

 

02

❖励精图治的好校长❖

    1929年5月,王世杰在国立武汉大学就职演讲曾这样描述他的大学梦想:“武汉大学不办则已,要办就当办一所有崇高理想,一流水准的大学。”他提出创造新武大的5个条件,即:“巨大的校舍”“良好的设备”“经费独立”“良好教授”和“严整纪律”。为了学校的创建和发展,他殚精竭虑,付出了巨大努力。

    上任之后,他积极奔走于珞珈山新校址的圈定和新校舍的建设中。1929年6月,他邀请湖北省政府有关人员到珞珈山现场考察,随后多次请求省政府尽快予以法律确认。1929年8月15日,湖北省政府发布公告,对武大征收的土地明确了范围:东以东湖滨为界,西以茶叶港为界,北以郭郑湖为界,南面自东湖滨至茶叶港桥头上,总面积3063.9亩。由于在校园建设过程中,有不少的坟墓需要迁移,1929年10月,不少坟主致函省政府,言辞激烈,明确要求“另择校址”,甚至以各种方式对王世杰进行威胁,扬言“如果强迫迁坟,我们就不保证王的人身安全,还要去崇阳挖王的祖坟。”王世杰据理力争,没有丝毫退让,他在给省政府的公函中严词驳斥;同时以全体教职员工的名义致国民政府信行政院长谭延闿、教育部长蒋梦麟,要求依法严惩豪绅,以维护教育。国民政府行政院于11月18日给湖北省政府发布训令,要求“剀切晓谕,勿任阻挠”。

    为了筹措校园建设经费,王世杰四处奔走忙碌,向当时的国民政府、湖北省财政厅申请拨付资金。他曾亲赴上海求见财政部长宋子文,碰壁后再赴南京求见行政院长谭延闿,回武昌后又求见湖北省政府主席兼武汉行营主任何成濬,终于落实了校园建设所需经费。

    在规划设计校园时,王世杰委派叶雅各赴上海找到美国著名建筑师开尔斯。由于开尔斯当时已年逾花甲,细心的王世杰特批500元,租用一架飞机将其接到武汉查看校园新址。开尔斯对珞珈山地形极为赞赏,亲自负责建筑设计工作。整个工程从1930年开始建造到1937年完工,大体分为两个阶段。王世杰负责1933年以前第一个阶段的建设(也被称为第一期工程),包括文学院、理学院、男生宿舍、学生餐厅及俱乐部、珞珈山一区18栋等。经过两年的努力,美轮美奂的武汉大学在风景如画的珞珈山旁、碧波荡漾的东湖边屹立了起来。

▲20世纪30年代,王世杰主持修建的武汉大学教授别墅群珞珈山18栋全景图

    在聘用教授上,王世杰的原则是要有学术成就,而无门户之见。所聘教授中,国民党员极少,不同学派不同政见者居多,包括带有浓厚“左”倾色彩的陶因、范寿康,允许他们讲授包括《资本论》在内的经济理论和历史唯物主义、辩证唯物主义。王世杰认为:“一家大学能否至臻于第一流,端赖其文学院是否第一流。有了第一流的人文社会科学诸系,校风自然活泼……有了好的文学院,理工学生也会发展对于人文的高度兴趣,可以扩大精神视野及胸襟。”唯此,当年武大文学院人才盛极一时,有闻一多、陈源、朱光潜、叶圣陶、钱歌川、吴其昌、苏雪林、袁昌英等等。

    在教育学生方面,他注重“人格训练”,认为“人格的训练……至少应该与知识灌输占同等地位。”要求学生“好学、吃苦、守纪律。”“在课堂上、考试上,以及人品性格修养上……造成良好的学风。”他最喜欢给青年题的词是“择善固执”。他的教育思想对学校后来的人才培养产生了重要影响。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m0XcLz5m0MHfAPp9CUV8dpciciag2VicK3rJrjkpTfUjiaicTzu4JZ51l2g9xQUlicSJkNegpvCTj88OQjTWLOEDEgtg/640?wx_fmt=pn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

▲1936年武汉大学第五届毕业纪念册,前任校长王世杰先生题字

 

03

❖魂牵梦绕的“东湖长” ❖

    1933年4月,王世杰卸任校长时说:“本校今后的一切发展,兄弟闻之固然要引为愉快;本校今后如果遇有任何艰难困苦,兄弟必不视为在校同仁义当独任的艰难困苦,而是离校者与在校同仁义当共同背负的艰难困苦。祝武汉大学前途无量!”这是他对武汉大学的真情告白,也是他用半个世纪的行动来诠释的坚定诺言。武昌东湖畔的菁菁校园,成为他一生的牵挂。

    抗战期间,他曾多次回珞珈山,并在校园住宿,每次都多有感慨、印象深刻,仅在日记里就记了8次。1938年10月7日,日军逼近武汉,珞珈山人去楼空,王世杰专程渡江察看,于凄凉寂寞的景象中,仍对武汉大学寄予厚望,希望武大能逃脱战争浩劫,并成为民族复兴的基点。10月12日,日军占领武汉前13天,王世杰将前往重庆,但他心中惦记着珞珈山,空袭警报都不能阻止。“行至江中,遇空袭警报,遂又折回。五时后仍复渡江,抵珞珈山武汉大学已六时余,晚宿珞珈山前山招待所。侄德芳及留驻学校之庶务余君同在招待所中度宿。晚间偕往湖畔山坡,观月出,悲寂之至。”珞珈山在老校长心中的最后剪影是月光下的湖畔山坡和无限悲寂。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m0XcLz5m0MHfAPp9CUV8dpciciag2VicK3rHnBTGkFrHBRnVuqHHuicXhIBj1BooKX6wkRTVTjPcEwUfFvPXCU2rIQ/640?wx_fmt=pn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

▲1941年时的王世杰先生

    王世杰时时惦记着武汉大学,在关键时刻为学校利益主动奔走。一方面,他关心学校的发展大计,少数教员因为赌博和酗酒而被人告发,王世杰“力请王抚五(王星拱)校长以整率学校风纪自任,勿绍苟且”;学校部分重要人物之间不睦,以致几位核心领导提出辞呈,王世杰“致一电于王抚五校长,促其信任各院长及教务长,谋校务之改进”。另一方面,他关注武大师生的安危。1947年6月1日,武汉大学发生“六一惨案”,王世杰全力斡旋,先后致函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张群、教育部长朱家骅、参谋总长陈诚,直至惊动当时最高领导人,一周左右实现了放人、惩凶的诉求。

    武大校友对老校长非常尊敬,王世杰亦乐于与校友联系。从武汉到重庆,从乐山到台湾,王世杰时常应邀参加各种校友活动,为校友的成就而兴奋、为校友的困难而奔走,并与校友一同筹划武大在台湾的继续发展。武大诸多校友把王世杰奉为精神领袖,他们每年与老校长在校庆日聚会,多次为老校长庆贺生日,邀请老校长参加各种庆典和纪念活动;抗战时在重庆他多为学生证婚,到台北后多为学生之儿女证婚。对于有困难的校友,王世杰尽力予以扶助,比如资助苏雪林在法国的研究经费、到台湾的路费,并帮助其落实工作。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m0XcLz5m0MHfAPp9CUV8dpciciag2VicK3rI7zg8WnES3IOsq7xnTAUOe0CpZcAxommkYqRr65xsUa2tpMHVCicd9A/640?wx_fmt=pn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

▲王世杰先生90华诞时与武汉大学校友合影

    到台湾后,他刻了一方图章曰“东湖长”,时常钤在所收藏的珍贵字画上。他生前明确表示将珍藏的70余件名人字画捐赠武汉大学,包括南朝梁武帝,宋代苏轼、黄庭坚、米芾、朱熹,元代黄公望,明代唐伯虎、文征明、王守仁等名家手笔。王世杰留下遗嘱,效仿美国第三任总统杰斐逊墓碑上只刻写“弗吉尼亚大学创办者”的先例,要求在他的墓碑上只刻写“前国立武汉大学校长王雪艇之墓”。

    2003年,武汉大学110周年校庆之际,王世杰塑像在樱顶揭幕。高大的银杏树下,老校长安静地注视着前方,一边是整个校园的核心殿堂——老图书馆,一边是他所从事专业——法学院的旧址。他以永恒的姿态回到故乡湖北,回到梦萦魂牵的武大,回到念念不忘的东湖。

▲武大校园内王世杰先生雕像

 

­­­­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本文部分内容转引自:

1.罗鑫《王世杰著述目录稿与王世杰研究资料目录(雪艇先生逝世二十五周年纪念) 》(原载法律史学术网);

2.涂上飙、徐敏《王世杰与“武大”的一世情缘》(《中国档案报》2016年6月17日第3版);

3.张昌华《王世杰二三事——魂牵武大》(《人物》2006年第12期);

4.肖波《老校长的珞珈情怀——以<王世杰日记>为中心》(原载武汉大学新闻网);

 
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八一路299号 邮编:430072